奇葩案例︱住院期间他跑了之后

发布日期:2021-06-22 22:23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案例来源于中国境内已生效判决,为保护当事人隐私,部分信息已做处理。“医眼看法”结合案例展开一些分析与探讨,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诉讼依据。

  2014年7月27日,孙某因“发热3天”到被告x医院(三甲医院)住院治疗。同年7月29日上午,孙某自行(原告诉称服用泮托拉唑后出现幻觉)离开医院。原告报警后于当日上午11时左右在火车站才找到孙某,随后孙某被120急救车送回被告医院ICU病房继续综合治疗。2015年11月14日,孙某因病情恶化经被告抢救无效死亡。孙某死亡后,被告未提示孙某的家属是否要求对孙某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孙某的家属也未向医院提出死亡原因鉴定的申请。

  A、B司法鉴定中心以“未进行尸体解剖,死因不能明确,案情复杂”为由不予受理此案。

  2016年12月15日,C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为:1、被告对孙某入院后的诊断、治疗符合医疗常规和诊疗规范。2、医方使用泮托拉唑,从适应症及用法用量上符合用药规范和诊疗常规。3、孙某是被告呼吸内科住院病人,外出被找回后送回病房符合医疗常规。4、孙某住院期间外出5小时被找回后出现病情恶化,医院在管理上应负有一定的责任。

  因原告对该鉴定意见书有异议,该鉴定中心于2017年1月16日作出补充鉴定意见,认为被告在给孙某使用头孢噻肟抗感染治疗时,应告知家属用药后禁止饮酒,在医院提供的病历资料中没有告知的记录,在患者离院找回时转入ICU治疗期间,发现患者颜面绯红,似有酒味,并在诊断中有醉酒的诊断记录,在此情况下医院对患者孙某是否使用头孢类药物后饮酒并没有进一步对血液中的酒精进行检测,患者孙某客观上存在“双硫仑样反应”是导致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医院对此应承担一定责任。

  2017年3月31日,该鉴定中心再次出具补充鉴定意见,认为被告给孙某使用头孢噻肟抗感染治疗后未告知患者及家属用药后禁止饮酒,医院对患者用药后可能饮酒只作了简单的临床记录,未进一步对患者血液中酒精进行相应的检测,患者客观上存在“双硫仑样反应”,医院未作出明确的诊断,患者住院期间外出5小时被找回后出现病情恶化,医院在管理上应负有一定责任,医院对孙某的医疗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参照医疗过错因果关系参与度的相关规定,医院应承担60%的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鉴定中心在给法院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明确认定被告对孙某的治疗及诊断行为符合医疗规范和诊疗规范,孙某住院期间外出5小时被找回致病情恶化,医院存在一定的管理责任。在该鉴定意见书中,并未认定被告负有医疗过错。但在该中心随后给法院出具的补充鉴定意见中,又认定医院承担60%的过错责任。因该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前后矛盾,且认定医院负有医疗过错的依据明显不足,故对该鉴定结论,不予采信。

  因对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原、被告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双方都没有过错,且患者死亡后,双方未对患者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导致医疗过错重新鉴定无法进行。对此,原、被告均有一定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之规定,故对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法院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酌情确定由被告承担20%。

  一审判决:1.被告x医院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补偿原告经济损失115051.96元。2.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医院)提交2017版的新编药物学,证明头孢噻肟钠不需要禁酒,上诉人(一审原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并非上诉争议焦点。

  二审法院认为:法律并未规定患者死亡后医疗机构负有告知患者是否进行尸检(或尸体解剖)的义务,尸检亦不属于诊疗活动,故二上诉人据此主张被上诉人未向其履行尸检告知义务,被上诉人应承担侵权过错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中,患者孙某死亡后其遗体应由家属管理与处置,二上诉人若对孙某死亡后果与被上诉人之间存有争议,应在第一时间保管好死者遗体,以便在认定医疗事故过程中或解决争议过程中进行相关鉴定,二上诉人将死者孙某遗体进行火化导致本案无法进行鉴定,二上诉人不能证明被上诉人的诊疗行为与上诉人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本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但原审判决被上诉人补偿二上诉人115051.96元被上诉人并未提起上诉,视为被上诉人认可原审判决结果,本院从其自愿,故对原审判决结果予以维持。

  1.鉴定意见:本案中,法院先后找了三家鉴定中心,有两家都认为患者死因不明确,无法认定责任。C鉴定中心“艺高人胆大”接单了,并先后出具三份意见,且三份意见前后矛盾,从开始认为“被告医院诊疗符合规范”,因原告异议改为“诊疗有问题,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再改为“诊疗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一个专业严谨的司法鉴定活活被C鉴定中心玩成了过家家游戏。你不满意?我改!还不满意?我再改!

  再来说说“孙某住院期间外出5小时被找回致病情恶化,医院存在一定的管理责任”,医院是诊疗机构,提供的是诊疗服务,有义务提醒住院患者外出存在风险,但没有权利也不可能限制其外出,这是患者的人身自由;孙某是成年人,有民事行为能力,应该为自己行为负责。香港马合开奘结果30特马92医院为何要为他外出承担责任?

  “因对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双方未对患者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导致医疗过错重新鉴定无法进行。原、全年杀一肖,被告均有一定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之规定,故对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法院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酌情确定由被告承担20%。”这就很奇葩了,既然法院已经认定损害后果的发生原被告都有一定责任,那就直接承担各自的责任就完了,为何又依据“双方都没有过错”的法律条文来分担责任?难不成,在法院的概念里,双方都有责任就等于双方都没有责任?此外,既然法院认定被告医院有责,为什么判决书上不是“赔偿”而是“补偿”?脑回路很清奇!

  3.二审法院:“法律并未规定患者死亡后医疗机构负有告知患者是否进行尸检(或尸体解剖)的义务”不好意思,我出场比较特殊,一上来先啪啪打脸。《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现行有效)第十八条第一款:“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至7日。尸检应当经死者近亲属同意并签字。”

  “二上诉人不能证明被上诉人的诊疗行为与上诉人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本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但原审判决被上诉人补偿二上诉人115051.96元被上诉人并未提起上诉,视为被上诉人认可原审判决结果,本院从其自愿,故对原审判决结果予以维持。”原告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医院与患者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九龙手机论坛精品资料。应当败诉,被告医院无责。但是,被告医院在一审被判有责后敢于承担责任,法院应当尊重鼓励这么有担当的被告,继续判他有责,补偿原告,维护世界和平。这是传说中会哭的孩子长大了?当年哭的泪都逆流入了Brain?脑回路颠覆了常人认知!